今天是: 欢迎访问兰州市七里河区慈善总会网站!
 
兰州市七里河区慈善总会是经七里河区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设立的事业性单位。其宗旨是:遵守……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增强,社会事业全面进步,人民生活得到改善……

七里河区慈善总会的顺利成立,凝聚了省、市有关领导、区委、区政府的关怀厚爱,凝聚了社……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慈善杂坛 >> 探索“慈善利己” 不是一味献爱心
 
探索“慈善利己” 不是一味献爱心
信息来源:中新网    添加时间:2009/6/22 15:25:14    浏览次数:2029
“慈善并不是一味地奉献爱心,而更应该用智慧,更有效地去做”

  “如果你为慈善捐了100块钱,其中有10块钱被拿去交税了,你心里会不会不爽?”网民阿俊问记者。他在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做义工,该机构自筹资金,替罪犯代养代教未成年子女。遗憾的是,这些孩子虽形同孤儿,但因为不是真正的孤儿,最终没有找到慈善机构挂靠,只能够作为企业在顺义区工商局注册,这就意味着连捐款都必须按照营业收入纳税。阿俊告诉记者,这令本来就艰难的助养事业举步维艰。

  “大环境不具备,限制了民间慈善的发展。”《慈善家》杂志主编金子告诉记者,近年来,中国的民间慈善组织风起云涌,数量估计达上百万,但实际登记注册的民间组织只有28万。与英美等国慈善组织实行登记制度不同,我国的慈善组织成立的程序要复杂得多。一方面是民政部门在管,另一方面还要有主管单位“挂靠”。而最致命的阻碍则是资金募集的困难。金子介绍,目前我国对慈善募集有规定,比如需成立一个基金,起点是100万元。“但是首先这第一笔100万又从哪里去筹集呢?”金子告诉记者,因为不允许随便募集资金,很多民间慈善组织只能够在小范围内循环,往往是以个人捐赠为主,先榨干了自己,再榨干了亲属和所有的朋友,实在没有人榨了,手才伸向社会。导致一些民间慈善组织今年存在,明年就很难说了。

  “很难,非常难,包括民间慈善组织的建立,门槛太高,公开募捐完全存在被定为非法集资的可能”,民间慈善组织“朵朵向善”的联络人丹曾多吉告诉记者,他正在研究有关民间慈善发展的课题,他告诉记者,美国到2005年民间慈善组织超过160万家,而香港募集善款则几乎没有资金的门槛。

  资金的困境造成了民间慈善人的窘迫境遇,包括缺乏基本的生存保障。“在中国来说,义工这一块没有一个完整的制度和体系保障。”中国首位“慈善个体户”杨海的助手余昌盛承认,杨海的悲剧对他有所触动。从来没有社会保险的他,后来自己为自己购买了一份商业保险。 在国外,志愿者经历会被看作是选拔人才的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标准。而国内的不少民间慈善者则会因为去做志愿者而失去原来的岗位,或者在求职中处于劣势。北京大学教授,志愿者服务研究专家丁元竹表示,我国目前有很多志愿者的利益受到侵害的事例,其中一个原因是志愿者组织本身很弱小,没有能力保障志愿者的权利。

  相比境外的能够自主发展,获得强大公信力和资金支持的志愿组织,这种差异犹如两重天。记者访问了无国界医生中国事务联络经理黄洁心,该机构作为全球最大的独立人道医疗救援组织,资金主要由私人捐助。黄洁心告诉记者,该组织对其成员有完善的保障措施,包括每月可得到约人民币6000元的补助,全面的医疗保险及休假。完成任务的志愿人员,则有“同辈支持网络”,让同样拥有救援经验的同事,支持刚回国的志愿人员融入回社会,还有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为有需要的志愿人员提供专业的咨询和治疗。针对无国界医生在中国大陆得不到社会理解,黄洁心解释,除了宣传不足和家庭观念差异,还因大部分人成年后要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亦要考虑年老时的生活保障,欧美等福利国家的志愿人员,相对心理与实际负担较少。

  “任何制度的制定和实施背后都有一套价值体系在支持,只有当经济、政治、文化同时得到发展,真正的公民社会形成以后,社会组织才会逐渐发达起来。”丁元竹认为,只有到那时,包括志愿者组织在内的民间慈善才能够得到良好的发展,而这样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然而,即使如此,中国的民间慈善组织还是在自生自灭中顽强发展。令记者惊讶的是,即使是一笔微不足道的捐款,不论在北京通州关爱中心,还是在贵州大洞的“第九世界”,都有漂亮明晰的财务报表及捐赠用途。“不能够说你做的是好事,就不向公众透明,因为公众是有问责权的。”徐慎檀告诉记者,“我觉得就像世界上的财务制度,假设人们既不是圣人也不是盗贼;社会对志愿者也是如此,他们既不是圣人——可以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一切,也不是盗贼——要利用别人的善良而得到不义之财。”

  中国的民间慈善者们也已开始在摸索中理直气壮地探讨“慈善利己”的出路。“朵朵向善”成员卉欣表示,“慈善并不是一味地奉献爱心,而更应该用智慧,更有效地去做。”她希望有一天,公民只要为慈善捐款,就可以适当减免税费,这样既做了慈善,也使个人得利。另一位成员“绿袖子”则希望在目前政策条件下,可考虑给予专职志愿者合适的补贴,金额并不奢侈,但能够保证人们养家糊口。丹曾多吉则建议,可根据人们做义工的时间提供福利优惠,建立类似献血者用血优先的制度。

 
     
     
       陇ICP备0810110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