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兰州市七里河区慈善总会网站!
 
兰州市七里河区慈善总会是经七里河区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设立的事业性单位。其宗旨是:遵守……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增强,社会事业全面进步,人民生活得到改善……

七里河区慈善总会的顺利成立,凝聚了省、市有关领导、区委、区政府的关怀厚爱,凝聚了社……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慈善杂坛 >> “慈善榜”的中国式尴尬
 
“慈善榜”的中国式尴尬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网-《新青年》    添加时间:2009/6/22 15:23:54    浏览次数:2262

慈善榜的中国式尴尬 

  2007年5月8日,全球著名财经杂志《福布斯》宣布:从今年起,福布斯取消中国慈善榜。这是其为中国富豪排名8年来,取消的第一张榜单。

  从1999年《福布斯》进入中国并推出首张中国富豪榜开始,到遭遇种种困难而半路夭折——这个过程似乎是一种“完美”的回归。

  慈善事业是一个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相对于西方发达国家和地区,我国的慈善事业正处在起步阶段,“富人寡善”、“穷人诅咒”正在形成尖锐的社会矛盾。慈善事业不成熟,慈善捐赠不透明,中国富豪乐于慈善的公益意识不强,缺乏一个“人人可慈善”的大气候。对于福布斯这样一个商业性质的慈善榜而言,取消中国慈善榜也在情理之中。

  而2006年“中国内地人物创富榜”显示出,上榜富豪仍然是“两头冒尖”:一头是财富快速增长,一头是社会贡献不增反降——当年上榜的120位企业家的平均个人资产达到20.62亿,比2005年增加了2.2亿,增幅超过10%。但平均纳税额仅达到2.7亿,低于2005年。 扭转中国富豪们财富激增、纳税反降这一反常趋势的意义,就不仅仅是道德上的,更是社会和政治上的。

  被称为“奢侈节”的国际顶级私人物品展2005年首次登陆中国,3天便成交2.5亿元,2006年更是翻了一番,短短4天成交5亿元。不少外国参展商对中国富豪的惊人购买力印象深刻,纷纷慨叹:“没想到中国富豪那么慷慨。”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富豪们在公益事业方面却鲜有慷慨之举。中华慈善总会的统计显示,他们所获捐赠的70%都是来自国外和港台地区,国内富豪的捐赠仅占15%还不到。不仅如此,富人欠税、偷逃税的报道时有耳闻。在2006年的上海顶级私人物品展期间发布的“胡润百富排行榜”就曝出消息,位列百富排行榜前列的一位富豪多年来却欠税高达2000多万元。

  一个人怎么花钱是自己的私事,但对占有大量社会资本和资源的富豪而言,财富更多意味着社会责任更重。遗憾的是,在中国一些富人的社会意识却并未随着财富的增长而增长。一边是富裕后一掷千金的奢侈挥霍,一边是坐拥百亿元却逃避纳税义务,两相对比,暴露出当前一些富豪异化的财富观和社会责任的缺失!

  当国内富豪对奢侈品趋之若鹜时,国外的不少富豪却为我们树立了财富观和社会责任的榜样。富可敌国的比尔?盖茨,个人生活节俭,但却立下遗嘱:将自己98%的财产全部留给以他和妻子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据报道,自1998年以来,盖茨已经捐赠或承诺捐赠的现金达256亿美元,占其所有财富的60%。

  但是,中国富豪的捐赠途径等与外国有很大不同。据相关统计显示,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慈善家捐赠绕过慈善机构,直接捐向某些社会项目或者是建立自己的基金。中国企业家计算慈善捐赠金额,很多算进了实物,而国外一般只算现金。在大多数国家,宽松的退税政策,是激励企业和公民参与慈善活动的有效机制。在那里,捐赠不仅可以用现金、信用卡,还可以用股票、旧车、旧计算机,甚至捐旧衣服,都可以抵税,慈善退税和一年一度的报税相结合,不需要专门去申请退税。而在我国,虽然也给予了慈善事业以税收优惠,但优惠有限,免税手续也比较复杂。同时,一个好的人文环境,也没有形成。国外的企业家行善,一般不会为露富担忧;我国则不行,露富成了一些富翁的心理负担。比如一些企业家做慈善事业出名后,众多索捐、求助者纷纷以各种理由找上门来。

  更有富豪不愿上榜,担心的是深层次的企业家原罪问题。比如,房地产行业近年来遭到集体“丑化”,房地产界多富豪并非因为房地产业已成为中国的黄金产业,而在于房地产业是国内最大的权力寻租场所。这种论断耐人寻味,更值得追问:没有制造原罪的土壤,谈何富豪原罪?富豪怕引火烧身,表面上看是富豪的“自私”,实际上隐匿着权力寻租、权力求租以及资本权力化的残酷现实。

  对此,世界慈善大家卡内基、盖茨和巴菲特始终表示:如果他们不出来负责地重新分配自己受托监督的财富,那么美国要么选择由国家来进行财富重新分配;要么建立一个由世袭贵族所统治的等级社会,而那种小政府治下自由放任的市场竞争就无法维持。中华慈善总会理事章立凡也直言,良好的民间慈善需要有三个层面的土壤,法律、道德和文化。在慈善文化尚未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之时,清理权力资本化和资本权力化生存的土壤实属当务之急,惟有如此,真正的富豪才敢发财,发的财才是干净财,也惟有如此,真正的富豪才不拒绝富豪榜,更不会拒绝慈善榜。从而让慈善成为一种美誉,以善易善、以善带善的愿景才能实现。

  其实,“财不外露”大可不必惊慌失措。一如当初,国家税务总局在要求个税申报之初就声称,他们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2000万人的收入档案,可以通过设定指标来查找年所得12万元以上和接近12万元的纳税人。国税总局公布了5个掌握高收入者情况的渠道,显得胸有成竹。然而,截止到个税申报最终期限的2007年4月2日,全国自行纳税申报总人数连三成都不到。而《2007年度中国社会蓝皮书》中的数据显示,中国贫富差距的收入已有18倍。中国国民收入已成两极分化的趋势,且有越来越严重的态势。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现在的富人很少会拿出钱来投入到慈善事业中去,如果所有企业都发展壮大了,不见得会有多少企业家们肯从兜里掏去票子去为慈善事业做贡献。因为,在许多企业家眼中,只有企业先发展壮大,才能考虑慈善事业。

  无论怎样,福布斯取消中国慈善榜是值得思考的一件事情。慈善事业是公益事业,需要激发人们的善心,富豪榜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比枯燥的说教更能触动富豪们。没有了慈善排行榜的激励,一些富豪不捐赠社会就可能变得心安理得。我们需要一个促使财富透明的机制,这不仅可以减少社会运行成本,增加彼此之间的信任度,也能促使依法纳税,减少暗箱操作,使整个中国社会包括人的思想观念发生根本性转变。

  慈善捐助有利于缩小中国正在加大的贫富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财富转移。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一些慈善项目没有影响力、慈善行为的非自愿化、民间慈善组织的官方化、捐款使用透明度不高等问题多有存在。企业所得税法草案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还规定“企业发生的公益性捐赠支出在年度利润总额10%以内的部分,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这将改变做慈善还要缴纳税收的不合理情况,鼓励国内外资企业和企业家成为第三次分配的主角。

 
     
     
       陇ICP备0810110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