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兰州市七里河区慈善总会网站!
 
兰州市七里河区慈善总会是经七里河区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设立的事业性单位。其宗旨是:遵守……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增强,社会事业全面进步,人民生活得到改善……

七里河区慈善总会的顺利成立,凝聚了省、市有关领导、区委、区政府的关怀厚爱,凝聚了社……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慈善杂坛 >> 拖欠捐款 企业做慈善是为搞好政府关系?
 
拖欠捐款 企业做慈善是为搞好政府关系?
信息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添加时间:2009/6/22 15:22:41    浏览次数:2233
由一起真实故事改编的情感剧让现场的300多名观众泪流满面:湘潭县响塘乡金湖村村民杨应军在车祸发生的紧急关头,推开了身处险境的五名学生,却来不及照顾自己六岁的女儿,最后爱女因伤重不治身亡,自己也身负重伤。

  这幕情感剧将整个晚会推向了高潮,感人至深的气氛最终让这场名为“2008湘潭之恋”的赈灾晚会取得了超出预料的成功:现场共募捐1845.8万元。

  当湘潭市民还在为这场晚会的成功叫好时,2月24日,在晚会举办22天之后,湘潭市民政局通过媒体宣布:雪灾款实际到位只有1010.8万元,尚有800万元未到账。

  同样的事情出现在湖北省。2月3日,湖北省抗雪救灾晚会共接受捐款1.06亿元,但截至3月4日,实际到账7000多万元。

  赈灾晚会出台始末

  雪灾中,湘潭县射埠镇继述桥中学食堂突然坍塌。如今这里的近400名师生,只好在校内危房内进餐,校舍摇摇欲坠。据统计,湘潭共有2400多户居民房屋倒塌,因灾需衣服救济的人口为9万人,需粮食救济人口为37万人。

  灾情发生后,湘潭市政府向全市的特困户、低保户进行了补贴,总共花费1100多万。对于“吃饭财政”的湘潭市来说,这笔“意外”的支出让他们雪上加霜。于是,赈灾捐款晚会,作为一种传统而又有效的慈善援助渠道走上前台。

  “晚会从开始策划到正式演出,仅用了一周时间。”“2008湘潭之恋”赈灾晚会的总导演钱继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因为冰雪灾情,湖南广电所有春节晚会被取消。湘潭市委召开会议,决定举办一台赈灾晚会,钱继明被任命为总导演。湘潭市委市政府指示:“这台晚会必须搞,而且要搞成‘2008年中国第一台抗冰救灾晚会’。”

  在排练的同时,湘潭民政局也开始将市政府的《捐款倡议书》传达至湘潭市的各个企业。

  湘潭市民政局副局长易德佑介绍,在此过程中,有捐款意愿的企业事先已经在登记表上填好了捐款数额,民政局也据此制作了写有捐款数额的牌子,“我还专门约他们到我的办公室,说无论市领导之前对他们说了什么,捐款还是自愿,要捐多少,表上就填多少。”

  当地几位人大代表,自发地将10万元送到易的办公室,易连声相劝:“在晚会上捐,效果才好!”

800万欠款的由来

  2月2日晚上8时许,湘潭广电中心的一楼演播大厅内,300多个“位子”座无虚席。湘潭市“四大班子”的领导,也都出现在募捐现场。

  晚会策划颇具匠心。据钱继明介绍,整个晚会历时150分钟,捐款互动时间就有50分钟。企业家们举的数额牌,早已准备妥当。各企业捐款的数目、出场的顺序,事先早已确定好。

  捐款数额较大的企业,被安排在前排就坐。

  在晚会达到高潮时,湘潭许多明星企业纷纷举牌“认捐”,赢得了满堂喝彩,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捐款热线忙个不停。为了振奋人心,只有10万元以上数额的募捐,主持人才会在现场公布企业名单。

  易德佑回忆,在晚会现场,有个人直接带了5万块钱来,但因为晚会时间有限,无法登台亮相,就又将钱背走了。事后有企业表示不满,“我们背了钱来了,怎么连台都没让我们上啊!”

  晚会上有一个细节,主持人王燕问步步高董事长王填:“你们捐这么多钱,职工都没意见吗?”王填答:“没意见。”

  当晚公布的雪灾捐款中,最大一笔企业捐款为500万元,来自湘潭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而广东顺德一个体老板捐了2万元,是个人捐款金额最高者。最远的捐款,来自美国纽约湖南同乡会的15万元爱心款。

  这场赈灾晚会,共募得300余笔慈善捐款,其“主体”多来自湘潭市各大政府部门和一些明星企业。晚会进入高潮,主持人也兴奋地做出表率,纷纷举牌捐款。不过钱继明透露:“几名主持人现场捐钱的场景,也是特意安排的,目的是制造气氛。”

  晚会结束后,多家企业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但仍有不少企业没有兑现承诺。直到2月24日,仍有800万资金未到账。

如果不和政府搞好关系,项目怎么开展

  灾后救济方案因为资金未能及时到账而被突然打乱。湘潭市领导得知后指示“要对沽名钓誉的企业曝光”。

  2月23日,当地电视台播出了救灾捐款尚有800万未到账的新闻,在当地引起一片哗然。报道称,这些捐赠资金还不到位的单位,将通过媒体被曝光。

  事件升级背后,民政局和捐款企业的关系,也陷入剑拔弩张的境地。民政局甚至发出“最后通牒”,称将以2月29日为大限,公布“爱心老赖”的名单。而一些企业则称,如果被曝光,一分钱也不会捐了。

  在外界的压力下,一些企业履行了承诺。但到3月5日,未到账的捐款还有265万元。

  “举牌就是一种社会承诺,实际上达成了社会契约。”易德佑说,那些至今欠款的企业,多以“资金运转困难”、“财务人员不到位”为由,拒不付款,“不排除个别企业是在做秀,只是图名声!”

  易德佑透露,类似的情况,并非这次才有,1998年抗击洪水赈灾捐款中,好多地方都出现了同样的事情。

  易德佑说,在2008年的雪灾中,湖南省募集了近三个亿的捐助,但至少还有7000万的捐款没到账。

  “一个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感,才会做大做强。”步步高超市品牌推广部部长邹爱华向《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介绍,在2月2日的赈灾晚会上,他们承诺的300万元捐款,已经全部到位。对于某些企业拖欠捐款一事,邹爱华认为,不排除个别企业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感,“雪灾最困难时,政府有关部门组织企业送免费物资到京珠高速公路,慰问被困群众,有些企业竟然将破旧不堪的棉被送人,显然是在敷衍。”

  “但大多数企业应该是遇到了困难。”邹爱华补充说。

  湘钢在此次雪灾中损失严重,但在这次捐款中,仍一次性捐了500万,并于晚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到账。湘钢党群工作部主任冯建强说,“湘钢是湖南省直属企业。虽然没有捐款的义务,但在当今这种环境下,企业追求经济效益,必须要与地方政府搞好关系。”

  冯坦言,“钢铁企业属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这次湘钢要建立一个废水循环处理系统,需要征地1800亩,如果不和政府搞好关系,项目怎么开展?”

  总不能不给员工发工资

  几经周折,本刊记者找到当地一家拖欠捐款的民营企业。

  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文迪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由于企业困难,他们原定的承诺不能按时到位,“这次捐款市里打了招呼,捐之前我们也说清楚了,要缓一段时间才能到。”

  文迪涛解释,他所在的企业,曾给当地修建过公路、学校等公益设施,在1998年的抗洪中还捐了5万,“那时是拿现金去的。”

  “最近单位一直在想办法筹集这50万元。为了这50万,我们的压力很大。”文迪涛说,“如果民政局要曝光的话,承诺的50万元,肯定一分钱都不会给了。”

  本刊记者从该公司网站了解到,这家公司在当地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民营企业,公司先后被授予“湘潭市诚信单位”、“湖南省诚信单位”等荣誉称号。

  文迪涛说,年后许多项目要投资,这笔50万元的雪灾捐款,成为企业的一块心病。虽然捐款50万不算一件小事,但捐钱时,单位并没有就此开董事会。因为是民企,基本上是董事长说了算,但是几名副总都有怨言。

  “政府需要我们支持时,我们义不容辞!但一次性拿50万元,我们肯定有困难。”

  文迪涛透露,市政府当初希望湘钢捐1000万元,后来湘钢捐了500万,“当时市领导希望我们捐100万元,董事长最后决定捐50万元,这笔钱肯定会到位,最近我们资金紧张,总不能不给员工发工资,该投资的项目不投吧?”

  本刊记者致电一家名为“北京瑞泰科技湘潭分公司”的负责人,了解雪灾捐款无法到位的原因时,这位负责人迟疑稍许后回答:“不清楚此事!”随后就匆匆挂断电话。本刊记者再次拨打该电话时,语音显示其手机为关机状态。据了解,这家公司许诺捐款数额为10万元。

  曝光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3月8日,在几经周折之后,拖欠捐款数额较大的一家企业的副总裁,终于同意与本刊记者见面。

  这位刘姓副总裁对本刊记者透露,企业承诺的捐款,已经到账了100万。为了补上余款,企业内部压缩了开支。

  了解内情的赈灾晚会总导演钱继明说:“他们把建车库的钱都捐了!”

  这家公司的老板,是当地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一份《参与慈善公益事业统计表》显示,5年间,这家注册资金8800万的企业,累计捐款近3000万。捐助对象有特殊教育学校、红十字会、残疾人联合会,也有捐赠给当地政府举办的各种文化节。

  “2002年市政府提出建一个体育中心,当时市领导要求捐款,其他企业都相互推诿,我们捐了300万,而且马上就支付了。”刘称。

  “有的企业可能想耍空手道,但是我们不会,公司已经捐了100万。我们是本地企业,不会做伤害政府和市民感情的事。”刘说。

  这位副总裁感慨,原本是雪灾中捐款的好事,现在却让企业尴尬异常。

  湘潭市民政局副局长易德佑也坦言,这家公司最近确实有点紧张,摊子铺得大,资金收不拢。

  易德佑分管慈善工作将近三年时间,参加过很多捐赠活动。他说:“中国的慈善事业近年来有发展,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这跟中国的慈善体制有关。”

  易德佑介绍,对于那些捐款到位的企业,民政局通常的做法也只是发去一纸感谢信表示激励。

  刘副总裁说,其实他们也能理解,比如地方政府办各种文化节,因为财政收入有限,只能去找企业了。

  对于民政局试图曝光未到账的企业一说,刘表示:“曝光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对湘潭的投资环境不利。”

  在本刊即将发稿时,湘潭市民政局副局长易德佑打来电话,恳请《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不要公布拖欠捐款的企业名单。易德佑表示,至今未曝光拖欠企业的出发点是“想保护企业”,“自从你采访后,许多拖欠企业打来电话沟通,答应还钱,我们已经沟通好了,稿子能不能不点企业的名,和谐社会啊!”

有的企业是硬着头皮捐款的

  针对外界认为赈灾晚会可能有摊派一说,湘潭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李中华澄清说,“赈灾晚会不存在政府摊派问题,市政府只是发出了捐款倡议书。”

  不过,有个别企业坦承,在捐款前,有政府领导打电话给他们“做工作”,“政府领导出面,不能不给面子。甚至有的企业效益并不是太好,是硬着头皮捐款的。”

  湘潭一家企业的部门领导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的企业也捐款了,他是在晚会现场才知道这件事,之前单位没有开会研究过,因为捐款数额不小,企业内部有不少非议。

  对此现象,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陈云良分析说,企业董事长如果决定大额捐款,需经企业股东大会讨论。在企业中,股东大会拥有决策权,而董事会拥有执行权。如果企业法人执意坚持,个人签字也可生效,但是企业法人必须承担个人责任风险。

  “这些现象均反映出中国的慈善事业发展还不成熟。”长沙市政协副主席、湖南省慈善总会理事周秋光说。周秋光称,在1993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还将慈善事业定义为“带有浓重的宗教和迷信,其目的是为了做好事求善报……它只是对少数人的一种暂时的、消极的救济……它的社会效果存有争议”。

  周秋光介绍,进入21世纪后,中国慈善事业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但由于中国很多慈善企业都是官办体制,操作不透明,善款的使用也常是不清不白,这导致很多人都不愿意捐款。

  针对煽情色彩浓厚的晚会募捐以及按捐款多少依次排座的现象,周秋光认为是“不理性”的表现,“慈善不单纯是看谁给的钱多。”周秋光认为,社会对“慈善榜”之类的追捧,反映的是国人对“慈善”理解的偏差。

  “慈善是无私的帮助和有尊严的受助,真正的慈善是不应求回报,不求名利的。”周说。

  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罗秋林律师认为,企业与慈善总会签订的承诺书,相当于一份合同,“而企业在电视机前举牌行为,实际上也构成了合同。”罗秋林表示,企业必须按法律规定履行承诺,付清余款,否则慈善总会可以将其告上法庭。

  几家欠款企业因此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面临法律空白

  在周秋光看来,湘潭企业“捐款秀”事件,是一次“中国式”赈灾,引发了一场“中国式”的政企冲突。而事件彰显的,是中国慈善事业的死结---法律的空缺和政府的不放权。

  “中国大部分慈善机构都有官方背景,负责人由官方指派。”周秋光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各地民政局下面的慈善总会,虽然名义上为民间组织,但实际是却是半官方组织。

  而央视做过的“公众最感兴趣慈善问题调查”显示:公众最关心的是捐款的最终流向。

  “政府迟迟不放权,主要是怕有人借慈善之名乱搞,可是只要相关法律一出台,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周秋光说。

  周所指的是2006年曾进入国务院立法项目的《慈善事业促进法》,这部仍在热议中的法律可能会对“慈善机构的独立法人地位”、“捐赠资金管理”等问题做出明确规定。

  在周秋光看来,这部法律对企业同样有着积极的意义,“由于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款,企业在慈善事业中处于尴尬的地位。经常受到政府的摊派。其实中国的企业不容易。企业如果有钱,那么应该为慈善事业做贡献。但企业若是自身都难保,那么它不愿募捐是合情合理的。”

  “为了救灾而让企业的经营陷入困境,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慈善。”周秋光说。

  在他看来,政府与企业间“是捐1000万还是500万”一类的讨价还价以及开“空头支票”的事件,届时将不会发生。

  据了解,一些企业上演“捐赠秀”的情况也在2008年的两会上引起了代表和委员们的注意。全国政协委员、苏宁电器董事长张近东为此提出了《规范社会公益募捐制度》的提案。

  张近东指出,除了慈善捐款总额低,目前中国社会募捐还存在多头募捐、违法募捐、强制摊派或变相摊派等现象,“政府应该加快完善社会募捐方面的法律法规,建立激励机制。”(记者陈安庆)

 
     
     
       陇ICP备08101108号
 
.